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0|回复: 0

有天使伴着我的旅程

[复制链接]

2792

主题

2792

帖子

8434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434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 阳春刚进三月,母亲告诉我她非常想念远在黑龙江省呼兰的老姨。打了几次电话,都是和她老姨的晚辈通的话,因为我这位姨姥已经年近九旬,耳朵很背。

  母亲思念亲人心切,更主要的是因为在她上一辈儿的亲人中只有这一个亲人尚在了。所以天天念叨着。我考虑到,母亲已经是七旬的年纪了,虽然长途的坐车必然会经受颠簸之苦,但是看一眼就得一眼,谁也没有理由拒绝她的这一小小的要求。于是,我就把她送到了她的亲人那里。在家说好了的,我当天就往回返,但是那里的亲戚说什么也不让我当天走。我也只好拖延了两日。

  在这短短的两天里,三姨的一个孙女和我处出了感情。人是无法拒绝友好的。一个五岁的小女孩,聪明,伶俐,她崇拜着我,我也喜欢她。我们形影不离,我领她逛了很多商店,并且给她买了一个大娃娃。还请她在风味小吃铺里就了一次餐。吃饭的时候,她一直看着餐桌的对面。那里坐着一个穿戴很整齐也很干净的男士。一顶礼帽,帽檐压的很低。吃完饭后把一张二十元的钞票对服务员晃了一下,压在碗底就走了。没有了陌生人,小女孩开始津津有味的吃起东西来。

  回来以后,我向亲戚做短暂的道别,并且告诉我的母亲我什么白癜风的治疗时候来接她。可是小女孩死死的拉着我的手,说什么也不放开我,眼泪还一对一双的往下掉。后来,我实在没有办法。我就对三姨说:“要不,我带着她到我家去吧,等过几天我来接我母亲,再把她送回来。”陷于两难的三姨最后说了一句话:“那就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就这样我带着她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客车。

  半个小时以后,我们来到了火车站。买完票后,进入候车室。在我领着她找空座的时候,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:“给点钱吧。”一个拖着一条残腿的男人在地上向我们移过来,那条棉裤破的已经露出了棉絮。左手提着个罐子。我把刚才买票找回的一元硬币投进了罐子里。在他刚要拖过去以后,小女孩突然说话了:“你等等。我还没给呢。”小女孩开始用小手掏贴身衬衣的小兜,掏出来一张五十元的钞票。“这是我的压岁钱,给你吧。”说着,小女孩就把钱很郑重的放到了钱罐里。罐里已经有几张十元的钱了,再加上小女孩的五十元,看来这样乞丐今天收获颇丰。这个时候,乞丐看到五十元的钞票。摘下那赃兮兮的帽子,给小女孩磕了三个头。就在他的目光和小女孩的目光相遇时,小女孩惊讶的叫了起来:“你是那个对面吃饭的叔叔。”那个男人听到了这样的一声惊叫,顿时一楞,我也注意地去看这个人,但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我除了看到一张脏脸外,没有辨认出来,因为吃饭的当儿,我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对面的人究竟生着一副什么样的面孔。恰巧这时,两个清理车站的铁路工作人员把他驾出去了。

  透过小站的玻璃窗,我往外望去。起初,他还是拖着残腿爬到了车站广场最南边的那个花坛处。但是,大约半个钟头过后,广场里的人变得稀少起来,毕竟这还属于北方的冬天。可是我的眼睛没有片刻的离开过那里。很显然,是火车待闭了,还没有进站。终于在剪票口开始放人之前,那个男人把他的那套脏行头换下来了,装进一个背包里,站起来从容地走了。

  我领着小女孩,经过验票口,来到了站台上。好几次,我差点蹲下来,告诉她说:“孩子,你说的没错。”但我终于不肯玷污这颗圣洁的心灵。然而,我又是无法阻止她的捐助,我能在她掏出那五十元钱之后,我再把它夺下来重新装进她的口袋吗?那样孩子就会不理解我,对我产生看法。

  在车上,我问她:“五十元能买什么呀?”

  她说:“可以买很多药品。也可以买一身比较便宜的大人衣服”。

  我说:“你确定那个人就是在我们对面吃饭的叔叔吗?”

  她陷入了茫然。那一条残腿和那一双脏透了的手,就是连我也不敢肯定的。然而,我的确看见他站起来走路的。我的心如刚刚翻倒的无味瓶。

  孩子毕竟是孩子,一会就忘记了这件事情,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人——这些在世上为生活奔波的人们,他们每一张健康的脸,每一个健全的躯体。一会儿,她就和对面的人熟悉起来,开始给人表演节目了。车厢内时而爆发出阵阵的笑声。这一路,上帝让天使伴着我,但是我的心情还是很沉重。

  这个时候,有个卖卷饼的从车厢之间经过,一个女孩高声地尖叫起来,原来是卖饼的人把女孩雪白的羽绒服蹭脏了一大块。女孩变得很愤怒。说话都有点结巴了。那个卖饼的本来没理,嘴里还妈妈叽叽的,一副老江湖的模样。车厢里的人变得很愤怒,终于有个大男人站起来大声得斥责卖饼的人。卖饼人一看见这样的声势,吓得赶紧溜走了。与人们的愤怒相比较,我的沉重倒显得那么的平静。

  我不禁想起记忆里很久前看到的一篇文章,一个科研所的老同志在菜市场犯病。等到有关人员发现的时候,尸体都已经僵硬了。想比较人心的冷漠,我觉得现在的社会处于一种群体的思考状态中,人们小心的发现,小心的考证。就连很容易的伸手拉一下,都要在心理考虑再三。是个人自扫门前雪呢?还是一经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呢?亦或是前车之鉴呢?这种良心背后的冷漠,和冷漠背后的良心在人们的血管里循环着。我不知道,下一次如果我站在真正被需要关注和帮助的人们面前,能否肯豪迈的丢进一枚硬币。那个小女孩呢?还依然在人生的道路上稚嫩地走着,一路挥洒着爱心。

  也许你会说:如果真正怀着一颗施善的心,是北京中科白殿疯病医院不会有偏见,歧视,和猜忌的。何必要考虑人性的温暖和冷漠呢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时代是在进步的,坚信人心也只能进步。任何的不合潮流也只能是暂时的倒退。物质会极大的提高,人的素质也会进步。

  冷静思考是对的。冷静思考会成为繁忙世界的一道风景。

  终于,这节喧闹的车厢在经过了片刻的寂静后,又热闹了起来。没有理由让心情沉重,世间会有很多爱,人间一定更美好。我的心也被天使的翅膀渐渐地托起来,和周围人的心一同快乐的飞升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2-19 03:19 , Processed in 0.11183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